一步苏叶

杂博,
喜欢编自己之后都看不懂的标题,
写给未来不明觉厉的自己(





真不是精神病……

凉月年

戴着同一的标志,坐在温度刚刚好的大巴上,一群人微小的喧闹,和笑声。

想起了那个,同样温度刚刚好的,不太大不太新的房间,巨大的吵闹声,筷子撞击碗的声音,录像键被按下的声音,

还有某人哭泣着唱着歌的声音

我突然发现,我爱他们。


阳光恰巧照进窗子



 ————北京时间7月28日早04:50

记于美国


窝闷庭卜洞

【我们听不懂

优越感

“虽然我喜欢吃草莓圣代,但看你们可怜的吃不起你们爱吃的巧克力圣代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们买了巧克力圣代,话说真难吃,和草莓圣代差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有话好好说,行吗?

心悸

可以是谁见到谁时充满粉红气泡的美好的令人神往的一种所谓甜蜜的心情


也可以是一种病

没有理由地狂跳的心带来的只有失眠恶心食欲不振头痛晕眩的持续

差点步入抑郁症大门

算了算了不想回忆了…

才华

今天就想出来这个……

没什么好编的

我的五分钟啊 我的十分钟啊 我的十五分钟啊

某结局

哦…这样啊……

我忽然再也不想看到它了

不就是你说的那个吗

刚刚想起来……!

桃青半部

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

如果是你的话怎样我都可以接受。

因为是我最喜欢最崇拜的你啊

你怎么可能会有错呢?
不可能的。


重要的地方总是需要许多防护,即使这防护不受欢迎。

错误的选项有一点点小小的坏处,就是它让我注意到我头顶的小雪花,如果伸手去让它下落,指甲里就会布满令人生厌的“防护”。

讨厌死了。但是不能发声,偌大的空间里只有笔尖透过薄薄的纸张点击桌面的声音。